是jin不是金啊

第五佣占同人文手,但随时可能跑路弃坑,慎点。

喜欢兽耳,拦不住的【佣占】(27)

没想到吧,我双更了,下次就是猫虎肉肉了。

柴郡猫出场——

—————————我是分割线—————————

“诶,居然不是幻化的耳朵尾巴……现在的魅魔都像你这样了吗?”

伊莱来不及想出这个问题,一只蓝色的猫爪突然搭到了他的耳朵上,一下子把他吓得跳出了几步远,然后才惊疑不定的回头去看。


“哎,别跑啊,是我邀请你来玩的,来都来了,别害怕嘛。我就是想问问你,你这个老虎耳朵、还有你藏在衣服里的尾巴都是真的吗?真可爱啊。”

回头时一张长着蓝荧荧猫耳的少年就倒悬在他面前,细长的猫眼含着笑。


伊莱看着他,不敢动,也不敢说话,浑身僵硬。


说完他又倒转回来,慢慢落在地上。

对方一直保持微笑,看起来很和善,身后那一根蓝色的长长的猫尾也表示友好的高高翘起,似乎就像他说的,这只是个普通的“邀请”。


但一个比自己强了太多太多的强者站在他面前,哪怕是微笑着说几句话而已,都会让弱势方感到无比的害怕。


伊莱一直盯着他看,眼罩下面藏着抑制不住的恐惧,也不知他注意到了没有。


“既然我碰到你,就是一种缘分,交个朋友吧,我是柴郡猫,在这里住了好久了。”

他想了想,又接着往下说。


“你可以叫我,柴郡猫大人。”


柴郡猫大人,这么叫好怪,还不如叫主人呢。

伊莱心里默默地想,嘴上却不敢吐槽,小声应了一声。

“柴郡猫大人……”


柴郡猫倒是很高兴听见伊莱这么叫他,他满意的点点头,一只爪子又伸过来抓他的耳朵。

“不会是什么高级的幻术吧,让我摸一下你的耳朵,看看是不是真的。”


我这种水平在这里哪能用得出幻术啊,你自己心里没数吗……

伊莱还是不敢动,任由对方用爪子随意摩擦他的耳朵。


伊莱以前没在书上见过这种兽人……他是猫族吗?但是梦境中不应该出现主人不适应的能力的……猫族怎么可能会飞,为什么他可以飘起来?


“是真的哎,在这里居然可以看到魅魔小老虎,真是稀奇啊,你也是第一只吗?”

悬浮在空中的柴郡猫围着发愣的伊莱转圈,发着荧光的细长猫眼折射出兴奋的光芒,还偷偷伸出爪子到衣服里揪他的尾巴。


“你不要碰我了…”

猫爪太锋利,抓痛他了,也让伊莱知道了在这里是有痛觉的,他不敢跑,但身体下意识的抗拒,把尾巴卷起来挂在自己腰上,尽力躲掉朝他伸来的好奇的猫爪子。


“摸起来好舒服,尾巴上的毛好软好滑…这也是魅魔的幻术吗?魅魔就是好啊,你是从恶魔界来的吧?我问你,现在的魅魔都和你一样吗?”

伊莱不敢贸然答话,只是站着。

而他摸了一会,见伊莱把尾巴护起来了,便也没强求,在他身边转了一会便停在伊莱面前,好奇的观察他的脸。


“你为什么要带眼罩啊,你的眼睛是…”

他想伸手扯伊莱的眼罩,但是伊莱不愿意被他盯着看,忍不住侧过脸去,脚步轻微挪动着想离开这里。


“哎……我不是说了别跑吗,就看一眼能怎么样。”

猫耳少年连忙跟上他,拦在伊莱面前。


伊莱有点不愿意,印记是给宿主看的,但是给他看总有种被冒犯的感觉。


也对,他怎么会找一只兽人当自己的宿主。


不过伊莱不敢说话,就这样低着头,只看到他身后的那根荧光蓝的猫尾,长长的大概有一米多,在身后优雅的挺立着,然后看到他伸手掀掉了自己的眼罩。


对于这种冒犯,伊莱其实是没有拒绝的权利的,因为这位“柴郡猫大人”实力深不可测。


伊莱唯一能断定的是,如果他不放自己走,那么老师也救不了他了,目前他能做的只有服从。

嗯……不能再反抗了。


——


柴郡猫手里握着他的眼罩,仔细打量他的眼睛。


被摘掉眼罩的伊莱平静的看着他,对方忽然露出了很开心的神色,应该是发现他眼睛的特别了。


那两枚褐色的小小的魅魔印在他的眼里,眼里长魅魔印,算得上是一件很新奇的事情,柴郡猫很喜欢新奇的东西。


伊莱安静的垂着眼睛,一副顺从的模样。

现在该做的就是尽量顺从,但又不能让对方有试探底线的想法或对他失去兴趣。

伊莱是学主宠关系的,有的是办法满足强势方的控制欲。


在没有饥饿感之后伊莱确实比之前冷静了不少,毕竟他原本对性交的要求就是吃饱为主。


“原来是魅魔印在这里……长在眼睛里你应该挺不方便的吧。真特别啊,再看看尾巴可以吧,刚刚我摸到了不太确定,老虎的尾巴毛怎么会这么软。”

他又闪到伊莱身后去了,要掀他的袍子,伊莱挣不过他,被他抓住腰直接带到空中去了。


“你要做什么……”

伊莱被他用夹物的姿势抱在身上,身体悬空着,吓得他尾巴都要立起来了,紧紧抓着身上人的肩膀不放。


“我就看看,乖乖的哦。”

他微笑着,细长的猫眼又收缩了些许,就这样抓着伊莱,把他的袍子慢慢掀起来,直到露出他的整根尾巴,以及腰上的虎纹。

喜欢兽耳,拦不住的【佣占】(26)

您的柴郡猫还有五秒到达战场)

—————————我是分割线—————————


“放轻松,我会在梦境外给你护航的,毕竟是你第二个宿主,应该挺不容易的。”

猎犬为他灌输魔力,顺便将手放在伊莱脑袋上揉揉安慰他,心里莫名有点不舍。


不过,猎犬也知道,伊莱不可能靠他的精气活着,他必须得有自己的宿主。


普通的精气都是入腹即化的,而魅魔想要用魔力转化精气存在体内,那能够在魅魔体内存下来的精气当然会不好消化。

毕竟猛一魅魔的存在不是为了制造精气,而是为了汲取更多人的精气。


魅魔和魅魔之间的关系,目前仅限于满足除精气外多余的生理需求,这是魅魔们最喜爱的娱乐方式。毕竟还有不少魅魔的宿主无法满足他们的身体呢。


对小魅魔来说,这种精气吃多了是会营养不良的,会影响他们的成长。


“介于你体质特殊,可能会遇到不少问题,如果你遇到危险,我感觉到了就会第一时间来救你,你只要从梦境退出就行。”


伊莱点点头表示明白,他也对自己要找新宿主这事感到又期待又害怕,希望自己这次能找到一个真正的好宿主。


准备妥当再无纰漏,猎犬目送伊莱用他的魔力打开梦境通道,小心翼翼的钻进去。


直到伊莱顺利融进梦境,消失在他的视线中,猎犬才跟上去,在伊莱选中的梦境外等待。


伊莱紧张的不敢睁眼,落地后感觉脚下软软的像是草地,就连鼻子也闻到了好闻的青草味。


难道是又落到森林里了?

伊莱不安的想,直到睁眼时才发现自己站在一片空地上,很远的地方才有几棵树,周围除了草还有一些野花,全然是一副春天的模样。


伊莱沉默了一下,很快就打算离开梦境了。这里连个人类生活的设备都没有,肯定又是兽人之类的吧……

在被梦境主人发现之前最好还是快走。


然而他刚准备用传送幻术时,才发现自己体内的魔力一丝不剩了,完全用不了任何幻术。


魔力呢?哪去了?


伊莱发愣了好一会才确定,魔力的确凭空消失了,因为他并没有消耗魔力太多的不适感。

况且按理来说,魔力如果消耗到这种程度,他应该会饿的发狂才对。

然而事实却是消失的不只有魔力,连平时常常伴随他的那种深刻的饥饿感也一并消失了。

以至于他一身轻松,才没有第一时间发现自己没了魔力。


这让伊莱有些不安,没有魔力就代表他没法主动离开梦境,要等梦境主人醒过来。

另外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魔力会消失。


伊莱努力思考着,在脑海中寻找这个地方的信息。

虽然他还只是个处于学习阶段的小魅魔,但因为伊莱平时在学校里不太合群,对个人练习和校内活动都没什么兴趣,唯一的爱好就是去图书馆里看看书,所以还算是知道的蛮多的。


可是这种情况他也只在童话书里看过啊,误入仙境的小魅魔遇到会实现愿望的精灵什么的……


哦,似乎是有这么一回事。


伊莱好像明白了,想不到有生之年还能遇见这种事……

什么啊,哪里会有这种事情,这到底是哪啊?


不能使用魔力让伊莱感到非常不安,他试着仰头去观察远处,想看看这个梦境的全貌。

这里真的是好大一片空草地,一眼望不到头的那种,微风和草地的气息很自然。


这应该是目前伊莱在所有兽人梦境中见过的最精致、最庞大的梦境了,一般的梦境空间最多只有方圆千米的样子,再远就能看到梦境边缘了。


这里真的大的过分啊,而且在这里他连魔力都用不了,那梦境的主人有这种梦境力量,寻常魅魔可能很难进来吧?

所以,有实力拥有这么大梦境的家伙,怎么会粗心把他放进来了?


喜欢兽耳,拦不住的【佣占】(25)

可爱的小老虎生来就是要被麻麻亲死的

这篇是过渡章,相信不久后柴郡就会露面了。

—————————我是分割线—————————


伊莱想着害怕,有点不敢一个人待在家里了,决定去图书馆查查资料什么的。

或者找主课老师上课也行,总之一只魔待在家里可不安全。

 

嗯,决定了,去上课。


——

猎犬也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


他活了几百年从没见过能够抵抗魅魔幻术的人类,更别说免疫了。

至于使用魅魔印这样的,普通人看到会怎样就不说了,就连大部分的驱魔人也要直接在他面前跪倒在地。


可是今天在面对那个人的时候,他引以为荣的幻术能力通通没用,对此,猎犬是有些不安的。

为了排解这份不安,他下意识的开始思考魅魔族的未来。


现在的人都有进化成这样的了?对魅魔的幻术免疫?怪不得会出现像伊莱那样的兽人魅魔,以后的魅魔族也不能只用幻术了,万一这样的人多起来,魅魔们还活不活了。


这个人最好还是快点抹杀掉,绝不能让这样的人留下后代,然后给伊莱换个宿主……


毕竟伊莱也是这几年唯一一只变异魅魔,未来可能还会学到不同于魅魔幻术的兽人能力,那就是他们魅魔族做出突破的新生力量,虽然现在还很弱,但是更要好好培养,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他还是幼年期的时候给他更多更好的精气。

 

还有那个人,伊莱的宿主,也不知道梦境封锁对他来说是不是也没用,要是不行的话还有其他恶魔族人扶持,这事耽误不得。


猎犬这样想着,下定决心先帮伊莱找个新宿主,新生力量的培养耽误不得,其他的以后再说。


——


这时伊莱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全村的希望,在猫耳老师的课堂上开小差想别的。


现在体内的宿主印记还亮着,宿主还没醒啊。

果然沉睡魔咒还是有用的吗,换算到宿主那边的时间已经早上八点了,这时他应该早就醒了才对……


不知道为什么,伊莱竟为此感到些许担忧。


——


将此事上报完毕,两个小时后猎犬在猫耳老师的课堂上找到了伊莱,把他叫出来要带他去找新宿主。


伊莱还挺惊讶的,他没想到猎犬老师的效率这么高,现在就要开始给他找新宿主了。

正好他饿的有点听不进去。


猎犬的想法和伊莱以前的老师一样,临时借给他魔力,让他再去别的梦境找新宿主。


“那我原来的宿主印记怎么办。”

伊莱小声道。


要是他现在就有两个宿主印记,之后受到魔力反噬或许会有些难承受。


“这个暂时不用担心,我感觉到当时的魔力屏障没有消失,他应该还在梦境中吧?只要他在里面,我可以替你维护印记,以免反噬,直到他死了就好。”

猎犬这么解释。


“当然,他后面从梦境中醒来也没关系,我会按时帮你维护,如果我不在还能及时和其他老师们反应,不过应该等不到那时候了,因为所有魔都会帮你的,很快就能杀了他,万一他还是没死,那等你过一年两年有能力承受了,我们也能尝试消除这个印记。”

伊莱算是听出来了,这事可能很困难,一时半会是解决不了的,不然老师不会让他先去找新宿主的。


伊莱有点担忧,但也没表示出来,因为这些也不是他能决定的,现在老师愿意积极帮他解决已经很万幸了。


于是伊莱点点头,接受了这个提议。


“要是不舒服的话退出就好,慢慢来就是了,这次要选个正常一点的宿主,还有,要相信自己的魅力不比别魔差,相信施展魅力可以让宿主狠狠爱上自己,别什么事都怪自己魅力弱。”

猎犬仔细提醒道,听得伊莱有点尴尬。


老师也知道他平时都在想什么啊。



纯白【佣占】(49)

我已经坐在去学校的车上了

补充一下年龄设定,

推理先生27岁,白17岁,独行者23岁

—————————我是分割线—————————


白伏在奈布身上哭了好久,想来是怪他把这事告诉艾玛了,毕竟这件事看上去是如此的不堪。

而白和艾玛的关系原本那么好,还有他原本那么喜欢的那个冷漠又温柔的克拉克先生,现在全毁了,他肯定伤心坏了。


不过白到底年纪小,哭累了之后过一会就睡着了,尽管眼角带泪,不过好歹是睡了。


推理先生给他擦净泪痕,把他安顿好,随后自己慢慢躺在他身边。

目前看来,白年龄小嗜睡是件好事,毕竟要是换成伊莱生他的气,能和他面对面坐在床上对质一整夜。


奈布伸出手,试探一般轻轻抚摸着白那张和伊莱相似的脸颊,看着白有些红肿到眼眶,微微抿起唇来。


他承认自己有些任性了,就算他再怎么想要赎罪,又如何对已经离开的伊莱充满愧疚,白还是白,从来就没变过,也不会变。


推理先生也没资格试图改变他,或者把他当成什么。


——


早晨的时候推理先生比白先醒了,留下白一个人躺在床上。


可能是又去做早饭了。这几天他总是抢着去做饭,比白和艾玛都做的多。


白的病早就好了,本来该让他做早饭的,现在奈布把他要做的事情做了,白又觉得不适应起来。


虽然照他和奈布现在的关系,享受这些无可厚非,但是白不愿意因此成为一个无用的人。

白觉得自己一开始能住在事务所里接受保护,本来就要付出一些劳动来换取的,不能因为时间久了就忘记本来该做的事,而且近期还被送了两件昂贵的衣物,如果他什么也不做,心里当然会不舒服。


推理先生没有考虑到这一点,他宁愿在做饭做到一半的时候被白叫停让他去做,也不愿意一开始就把这个活让给白。


因为想要通过多干活消除罪恶感的人不止白一个了。


不过白仍然只觉得是萨贝达先生在照顾他,丝毫没发觉这其实是推理先生在和他抢那个无形的赎罪的机会罢了。


——


白从来没想过为自己得到什么。


就算,不排除第一次那天,是白潜意识中羡慕克拉克能得到萨贝达先生的爱,所以鬼使神差的穿上了伊莱的衣服,但他最开始的愿望仍旧是帮助他们和好的。


那他错在哪了?因为对萨贝达先生产生了不正当的感情吗?


除此之外还能是什么呢,萨贝达先生那么爱克拉克先生,要是没有他、要是不用照顾他的话,萨贝达先生也不会这样和克拉克先生分开了。


白躺在床上想着,想起最近总是一言不发的萨贝达先生在他生病那天紧紧咬住了他的颈,咬的那么用力,以前先生不会这么做的。


难道真的把他当成克拉克先生了吗?…


白想到这里,抚摸颈部的手害怕的微微瑟缩了一下。


其实他也应该知道的,先生以前那么爱克拉克先生,又怎么会转头来爱他呢,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果然还是和他有很大的关系吧……



喜欢兽耳,拦不住的【佣占】(24)

抱一丝啊家人们,最近忙着单子和双排的事情,没来得及更新。

不知道等以后有了柴郡猫,还能不能抢过猎犬。

—————————我是分割线—————————


老师刚刚说什么,幻术对他没用?

伊莱又愣了一会,看向自己面无表情的宿主。


推理先生还看着猎犬,不过目光有一瞬落在了伊莱身上,看得伊莱又往后缩了几步。

宿主的眼神好可怕……像要吃了他一样。


猎犬突然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迅速转身撕开了被封锁的梦境空间,拉着他跳出了梦境。


一瞬间的眼花之后,伊莱被猎犬抱着落在了家里。


直到猎犬将他放到自己的床上时,伊莱都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


嗯?

老师这是……逃了吗??


——


“老师,您真的认为他可以杀了我们吗?!”


他的宿主居然是个这样的怪物!

连老师都拿他的宿主没办法,所以才带着他离开了吧?


其实也是……如果幻术对他没用,那他的宿主…对魅魔来说岂不是无敌了吗?


“他的梦境力量在变强了,说不定会对我们的虚体造成不必要的危害,既然幻术对他没用,那早点退出才是最好的选择。”


猎犬抬起手来,看着那把由梦境力量化成的刀刃在手中迅速消散,伸手摸了摸伊莱的脑袋。

“消除印记的事情别太担心,你先休息一会吧,这事情我会和其他老师们说的,一定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


伊莱还没从那乱七八糟的想法中回过神,稀里糊涂就被猎犬安顿下来,看着他的背影担忧的咬紧嘴唇。


怎么办,老师的意思该不会是说,在他消除宿主标记并找到第二个宿主之前都要饿着了吧?


伊莱现在就已经饿了,想到未来几天都可能吃不上精气,他就感到一阵害怕。

他本来打算全靠这一个宿主的精气活着呢,饥饿感强的小魅魔们最讨厌的事情就是饿肚子了,没有之一。


……还是不要再想了,会更饿的。


伊莱又躺了一会,忽然想到猎犬小腹上那个灌输了魔力的魅魔印。

刚刚在梦境里面看到的,是老师对他的宿主用的幻术吧?


虽然知道是幻术,但是看起来好香好好吃啊,哪怕不是针对他的幻术,也让伊莱情不自禁的跪下去了…

宿主连看到高等魅魔的魅魔印都不会被魅惑吗?这样的驱魔人该多强啊?


要真是这样,那其实他之前用的幻术对宿主来说也不管用吧?毕竟宿主想杀他的话,是不是根本就不用和他……


伊莱皱起眉,不自觉的咬住了手套。


对啊,幻术对宿主没用,那他之前和自己做的时候就是真心实意的了吧,伊莱趴在他身上吸收精气的样子,他也看在眼里喽?


而且明知道伊莱是魅魔还把精气给他了,不怕被抽干的吗?

是魅魔也没关系吗,如果他真的喜欢我……


这怎么可能,谁会喜欢一个梦境中的魅魔啊,不杀他只是因为不屑吧。


看他摸耳朵的手法那么熟练,也许只是凑巧喜欢兽人……说不定第一次都是装的呢,他得摸过多少兽人族的耳朵啊?


伊莱有些后怕的捂住耳朵,对自己的想法感到微微的惊讶,不由一下子坐直了身体。


如果不是因为不想杀他,那他该不会还想放长线钓大鱼吧?不仅想要他一只魅魔的命,还想找到他的同伴一起杀…


呜,怎么不好的事情全被他给碰上了啊?



最后通谍·2【佣占/摄殓】(49)

再更新一篇通谍。

今天是麦克和玛格丽莎视角。

还有杰克先生✔

突然觉得杰克被砸板的声音很帅()

—————————我是分割线—————————


“今天工作了这么久,你应该很累了,我先去看看她在不在,你赶紧去休息吧。”

麦克知道玛格丽莎上了夜班,又一早起来服侍嬉命人吃早饭,缺乏睡眠,于是迅速结束了这个话题,催她去休息。


他微笑着站起来,动作轻盈跳进了医院,落进阴影当中消失了。


玛格丽莎站在原地,又看了一眼手中的权限令,一边静静思索,一边回转过身,朝医院外走去。


——


凭借这张权限令,可以调遣任意一位没有接到其他a级任务的a级成员,在人才云集的深渊教会,这是非常强力的命令。


加上现在没有了杰克先生,就没有其余的s领导级成员,一张a级任务权限令基本涵盖了深渊内除嬉命人以外的全部成员,只要是在任务之内,权利是非常大的。


……只是,现在还剩下多少a级成员可以听从这张权限令的调遣呢。

一个跟踪任务,也确实用不着兴师动众,嬉命人难得给出这么轻松的命令,曾经这么有用处的东西,现在却用不到了啊。


玛格丽莎想着,将它装进包里,但麦克送给她的香水已经占了大部分的空间,一起放在包里有点挤。


玛格丽莎将这香水盒拿出来,打开盒子在身上喷了一点,便将其连盒带香水一起扔到了阴暗的小巷中,转身离开。


——


麦克一个人找了个窗户翻进医院,轻车熟路找到之前在弹簧那里留下的艾米丽医生办公室的位置,确认没问题以后半躺在座位上开始等待。


虽然在医院里人多,一会可能不方便跟踪,但如果直接找到她家,她要是不回来就不好了。

这里是医院,她白天总得来上班吧。


嗯,等她回来就行了。


——


这么过了一会觉得有些无聊,麦克又把那枚随身携带着的胸针拿出来打量,观察背面的痕迹。

杰克先生的笔迹……用利刃刻出来的优雅线条。


麦克记得他小时候杰克先生经常在深夜做完任务回来,又或者在凌晨时分为房间的花瓶换上带有新鲜露水的玫瑰,但早晨醒来时麦克从不见他有一点疲态。


他好像对睡眠这种事没什么需求一样,这在其他人眼中或许会显得像个恶魔,不过麦克并没有去深究这一点。


他愿意看到杰克先生对他保持神秘的一面,那些可有可无的好奇心无法打破这样的神圣。

麦克愿意相信杰克先生能做到那些,只是因为他是杰克先生,而杰克先生能做到的事没什么奇怪的。


想到这里,麦克甚至微微的笑起来,胸针在他手中翻了几次,落在他的手心里。


——


麦克以前在教育部训练的时候可没少受人欺负,只是他们碍于杰克先生的权势,不敢明目张胆的对他怎么样,可是私下里不知道往他的衣服鞋里藏过多少次钉子呢,到现在麦克还有换衣服之前抖几下的习惯。


至于弄坏他的训练工具,或者双人训练时对他下重手的都不值一提了。他们都是为了玛格丽莎的事情才针对麦克的,甚至有相当一部分还是玛格丽莎怂恿的。


不过那时候麦克还没意识到这是玛格丽莎的问题。他是想和别人好好相处的,但是碰到委屈的次数多了,便会忍不住去告诉杰克先生。

而杰克总是用一种平静的神色看待麦克身上那些他受到针对的证明,给他上点药,陪他吃点东西就没事了。


杰克先生的反应不仅对麦克没什么帮助,更是助长了欺负他的人的焰气,发现杰克不会管他以后便开始变本加厉,而玛格丽莎一开始还对他洋装维护,后来也渐渐变得冷漠起来。


直到麦克觉得自己没法忍受,开始对杰克先生哭诉的时候,杰克却出乎意料的伸手帮他擦掉眼泪,递给他一把寸长的小刀。

“这把刀上涂了剧毒,不用太麻烦,只要你把它藏起来,找机会用这把刀刺伤别人,他们就会死,这样就可以解决问题了。”


听到这些话,麦克不禁愣住了。

杀了他们?……这样不会太极端了吗?


听到要杀人,麦克连捏着刀的手也微微颤抖起来,他还没见过人被杀的样子呢。

“可是……这会不会……”


“不会,不会有任何人追究你的错,毕竟是他们有错在先的,不是吗。”

杰克打断麦克的话。


“……”

麦克沉默了,但从表情可以看得出来,他迷惑又恐惧,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你不用太过思虑,因为死亡是人的常态,所有人终究会走向死亡,生命是不值一提的,而我们存于世间的价值就是创造艺术。”


杰克先生蹲下身,一朵鲜艳的玫瑰又出现在麦克的眼前,新鲜红艳的模样就如同在鲜血中浸润过一般。

“再完美的玫瑰,最终也有枯萎的时候。但如果这时我们将它取下来装点成艺术品,虽然会让它失去活力,但它美丽的模样将会被刻入灵魂,变得不可磨灭。”


“你要记住这一点,世界上只有死亡能受到最多人的敬畏,死亡是生者在这个世界上能做到的最有价值的事情。 来自愚蠢的本能的恐惧是实现这一点最大的阻碍,所以,我希望你能成为一个勇敢的人。”


杰克先生这么说,将这支玫瑰轻轻插到麦克的腰间,站起身帮他整理好衣物。


“好了,别再让我看到你哭了,否则这把刀就用来刺自己吧,用你的鲜血来代替泪水滴落。”

喜欢兽耳,拦不住的【佣占】(23)

猎犬因为魅魔之身没办法独自满足伊莱而不得不和别人分享,但在伊莱的宿主面前疯狂宣誓主权,试图从心理上击败对手,坐稳主攻位置。


但是推理先生有白留下的感官魔力免疫和梦境遗忘被动)

好险,差点就要开启推理先生的睡美人支线了()

—————————我是分割线—————————


其实猎犬有很多办法能不用动手就获得胜利,如果他愿意稳健一点,使用傀儡术甚至更高级的幻术之类的也并非不可以。

毕竟他是魅魔,而魅魔的幻术都是这样的。


魅魔能用的术法只有幻术这一种,既然是“幻”术,那便无法对敌人造成任何的实际伤害,幻术是主要通过操纵对手的五感和思想来实现作用的。


例如易容、隐蔽之类的最基础的幻术主要是通过操纵视觉达成的,媚术和蛊惑则是思想与听觉的连结。


但是,如果是在梦境中,那么情况就又不一样了。


魅魔的幻术在梦境中的作用会得到一定程度的增强,并且能够通过思想控制达到杀伤的标准,而人的意识如果在梦境中被魅魔所杀,轻则意识消散变成痴呆,重则直接精尽人亡。


幻术只能通过魔力来防御,总的来说,一个身在梦境没有魔力的人类,除了从梦境中醒来,是无法从有杀意的魅魔手中逃脱的。


但是推理先生是不会醒过来的。


因为猎犬已经对他用了几乎所有的高级魅魔都会用的那个,在魅魔族中历史悠久的沉睡魔咒。

只要猎犬不亲手解除,他就会永远被困在这里。


这种幻术通常分为两段,先通过精神控制使对手进入梦境,再迅速用魔力封锁梦境空间。

如果像推理先生这样已经在梦境中的就更容易,只要封锁空间就行了。


这时这个魔咒的可怕之处就显现出来了。

因为被困者在梦境中无力破界,而要想被别人营救,又必须同样进入梦境。


先不说只有魅魔才能进入人的梦境这一点,就算有其他人想到办法用潜意识进去了,在梦境中也是魔力微弱,同样无力破除魔咒,会一起被困在其中。


当然,若是这时候在梦境中自杀,也只是让意识提前死亡变成痴呆或植物人,并不能因此离开梦境。


中咒者在现实中会永远陷入深度睡眠,如果没有送医,只要短短几天……最多半个月的功夫就会器官衰竭而死,就算送进医院靠营养液维持生命,也最多只是延长一点寿命罢了。


所以到了这时,就算不杀也无所谓了,只要施术者魔力充足,将人困到死完全没有问题。


——


猎犬首先动了,向前几步,用那把刀试探性的做了攻击。


推理先生不做格挡,猛闪身躲开了,随之而来的反击的刀刃差点刺入猎犬的侧腰。


其实就算真的刺了也没事的,毕竟没有魔力就无法对他造成什么伤害。

不过猎犬还是退回去了,撇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又看向再次站着不动的推理先生,黑红异色的瞳仁闪现出异样的光来。


伊莱就在身后站着,猎犬伸手把他搂到侧面,低下头和他说话。

“那刀上没有魔力,你现在对他用媚术试试看。”


伊莱稍微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猎犬在这个时候居然还想让他用媚术……


伊莱也没有违背猎犬的指示,只犹豫了一下便对他用了媚术,不出意外的什么也没发生,推理先生站在那,连视线都没多看他一眼。


虽然知道结果了,但还是好受打击……宿主明明说过喜欢自己的,怎么还是一点点反应也没有,难道他真的有那么劣等吗……


伊莱心灰意冷了,又看向猎犬,用眼神表示自己已经用了媚术了,但是貌似不怎么管用。


猎犬看他一眼,又看看面前僵硬的和石头一样的推理先生,伸手抓住自己的衣服向上提起,露出小腹上那个如同野兽爪子一般的黑色魅魔印。


推理先生倒是一直盯着他的动作,但是直到那个魅魔印开始发出淡淡红光了,他也没有任何反应。


猎犬微微皱眉,腿边忽然传来微弱的触碰,他低下头,看到伊莱不知什么时候跪在他脚边,露出渴望但又惧怕的神色,正小心翼翼的抓住他的裤脚,试图把身体往上提起,靠近那个正在发光的魅魔印。


“起来。”

猎犬一下收回腿,从伊莱手中挣脱,将那魅魔印盖上了,再抓住伊莱的肩膀,把他从地上提起来,让他站好了才松手。


伊莱呆呆的站在原地,缓了一下,又躲到他身后了。

“老师……”


“别吵,出事了。”

猎犬将手中的刀抬高了一点,只是不知为何,推理先生还是一动不动的盯着他,似乎只要猎犬不动,他就不会主动一样。


猎犬变得谨慎了不少,他用只有伊莱能听见的声音和他说话。

“你看到了吗,他身上明明没有魔力,但媚术和其他的幻术对他一点用也没有,刚才我在攻击的时候用了隐蔽术,但他一眼就看到我在什么位置了……这不是驱魔人能做到的。”


喜欢兽耳,拦不住的【佣占】(22)

还没动手

脑补推猎舞式干架·JPG

伊莱:你们不要为了我再打了啦!()

毛茸茸的小老虎谁见了不沦陷呢)

—————————我是分割线—————————


伊莱就躲在猎犬身后。他没见过驱魔人,但老师们和书上都说得很恐怖。

伊莱不敢靠近,只是看着他宿主手中的刀,一句话也不说。


“……”

推理先生没等到伊莱的回答,不过看他躲在那个陌生的家伙身后,心里就已经明白了大半了。


他不再开口,只是站在那里,紧紧握着手中的军刀。


猎犬就近打量着推理先生,从头到脚仔细看了一遍。

长相、身材什么的都很不错,精力稳定,作为颜控的普通小魅魔的宿主再合适不过,只是因为这噩梦的环境,他看上去似乎有些阴郁。


不过,管他呢,他身上又没什么魔力,猎犬丝毫不担心会出问题。


猎犬稍微跨开一步,抬起一只手,在手心里凝了一把和对方手中的一模一样的军刀。


猎犬想用这把武器的原因很简单,首先,和对手用同样的武器,可以更直观的看出实力的差距。

其次,用对手擅长的武器击败对手,可以给对方更大的心理打击。

最后,猎犬觉得这把刀有点帅,想用着试试。


刀上没有魔力附着,是猎犬通过幻术依靠梦境力量复制的。魅魔大都不擅长战斗,但猛一魅魔除外。


这家伙是伊莱的宿主,不管是不是驱魔人,猎犬可都不想放过,连带着使用高级幻术直接封锁梦境空间,以免他醒过来就逃了。


伊莱感觉到了猎犬的魔力覆盖,他是想把这个人锁起来,困在梦境中将其意识抹杀。


老师……是要杀了他的宿主的……


伊莱后知后觉的有点害怕,垂下耳朵,伸手拉拉猎犬的衣服。

“要是确认他不是驱魔人的话,可不可以不要…”


猎犬瞥了他一眼。

“舍不得你优质的宿主?”


的确,他得承认,伊莱的运气真的不错,像这样精力稳定外貌优质的男性,是所有小魅魔的梦中情主,毕竟不是所有小魅魔都可以对自己宿主的外貌和精力有要求的。


伊莱抿着唇,那块遮眼布让人看不到他的眼神,不过可以猜到,他现在应该有点委屈。


——


伊莱当然委屈!伊莱委屈死了,他现在正因为吸收了魅魔的精气有点难受呢。

他是有点舍不得了,毕竟对方是伊莱的第一个宿主,而且很会摸耳朵照顾他…


他真的是驱魔人吗?

如果他是……伊莱不敢赌。


为什么想要一个宿主要经历这么多的波折?


这个宿主被杀掉了,那他能保证找到下一个吗?伊莱就想和其他小魅魔一样找个稳定的宿主,一星期能吃上四五顿……


“没吃饱吗。”

猎犬慢慢弯曲了腿。

“没关系,那就不要浪费了,一会对他用媚术,抽干他的精气再杀,这样你找下一个宿主也方便点。”


“老师……”

猎犬貌似有点油盐不进,伊莱轻轻叫了他一声,猎犬也没回头,然后伊莱就不开口了。


推理先生一直站在门口不动,他们说的每句话都毫不避讳的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伊莱也注意到这一点了,但他同样什么也没做,只是远远看着推理先生,就像是认可了这个办法。


那推理先生会是怎么想的……谁知道呢,谁在乎呢?反正对他来说,这也只是个噩梦罢了。




喜欢兽耳,拦不住的【佣占】(21)

肉肉跳过

啥,为啥不写……

啊,猎虎的肉肉已经写过一篇了,再写一次没什么含金量,对剧情也没帮助,才不是我懒得写哦)

推猎双攻见面了,接着走剧情了嘿嘿

因为吃安眠药强行入睡但又被伊莱冷淡,从而开始做噩梦发疯的可怜推理先生()

—————————我是分割线—————————


最后猎犬确实信守承诺,只做了一个小时,但一直悬空着,不是在桌面就是在墙上,伊莱几乎毫无主动权。


猎犬是故意的,猫科动物在悬空的时候会不由自主的挥甩尾巴,以保持身体平衡,当然也包括兽人老虎。


可是伊莱一动就会被抓住尾巴,被老师握在手心里,从头撸到尾。猎犬就喜欢把他捞在空中,像这样抓住伊莱的尾巴,看他害怕掉下去时不安的样子。

甚至还会逆向顺毛,弄得伊莱浑身起鸡皮疙瘩。


要是哭泣哀求的话太夸张了,但是说难受老师只会让他忍一忍,谁让他一直摇尾巴的,根本不肯放手。


等到做完了被放下来,两只脚都踩到实处了,眼角含泪的伊莱第一次觉得地面这么亲切,身后敏感的尾巴都要被撸麻了……


这样,猎犬终于暂时摸够了老虎尾巴,拍拍手帮他稍微整理了一下,带着有点蔫蔫的伊莱离开办公室,朝他家走去。


从伊莱熟悉的地方构建梦境通道会更容易,这样猎犬也就方便跟进去一起,帮他看看那驱魔人是怎么一回事……


魅魔进入梦境中,就如同游鱼入水。

比起梦境里只能用潜意识传达微弱魔力的驱魔人,魅魔可是全盛入场,所以驱魔人在梦境中是必然无法与魅魔抗衡的,若是被魅惑了,失尽精气而亡也不是不可能的。


因此猎犬作为一名存活上百年的高级魅魔教师,跟着学生去梦境中处理一个疑似驱魔人的宿主,是再轻松不过的任务,完全不需再添帮手。

况且一个人的梦境中本就只能容纳两只魅魔,再多的话梦境会有破碎的风险。


进了伊莱的家门后,猎犬便随意的坐在他的床上,开始催促伊莱动手打开梦境通道,他已经准备好了。


伊莱有点闷闷不乐的感受了一下,那标记还亮着,宿主的确还在睡,并没有因为他的离开而醒来。


于是动手开启通道,并回头确认老师在他身后,伊莱才放心的低头钻入。


脚步轻盈的落在梦境中,伊莱四望一圈,看清周围后表情有些发愣。


这时猎犬也落了进来,站在伊莱身边,而后同样沉默下来。


环境还是之前的那个办公室,这貌似是他梦境里的唯一场景了,只是梦境中漂浮着不美好的气息,常年穿梭于人类梦境的魅魔一眼就看得出,这是噩梦。


宿主暂时还不见人影,这时,猎犬把手搭在了伊莱的肩上,低声开口。

“看来你的魅力也不小嘛,才刚离开一会儿,你宿主就开始做噩梦了……”


“老师,别这么说,他可是驱魔人,唔…”

伊莱连忙想躲,但一下子就被猎犬用胳膊给拢住了,把他更严实的圈在自己怀里。


“驱魔人又怎么样,爱上你又不是普通人的特权。”

猎犬忍着没有直接亲上去,只对着他的耳朵轻声道,满意的看到那对毛茸茸的虎耳像被风抚摸过的草叶那般轻微抖动了下。


——


“咔—”

办公室的门口传出钥匙转动的轻微声响,而后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推理先生出现在门口,看到他们之后,手中的资料散落一地,表情惊愕。


简直和与伊莱第一次见面时一模一样,只是推理先生没有再关上门去拿衣架,而是慢慢伸出一只手,从腰间拿出了一把军刀。


伊莱愣了一下,他看出这把刀之前没出现在梦境中过,可现在又被他随身携带,这不符合常理……


猎犬挑起眉来,将伊莱护到身后。

虽然梦境中的武器在正常情况下不会给人造成伤害,但是被梦境主人用出来,就会携带这片梦境的力量。

虽然正常情况下连小魅魔都可以轻易抵挡,但如果宿主的潜意识有魔力的话,还是可以对他们造成伤害的。


当然,这么点感受都感受不到的魔力,猎犬自然是不怕的,不过保险起见还是先把伊莱保护起来,万一伤到他就不好了。


“伊莱,是你在这里?”

推理先生认出他了,只是貌似已经和上一个送他戒指的梦境脱节,暂时不记得那件事了。

他捏着刀的手不敢放松一点,只疑惑而又惧怕的看着那个身后长着恶魔尾、有黑红双色瞳孔的黑衣人,轻声询问。


“他是谁?……”



很久之前写的万字长che,此篇不是免费的,价格和lx见评论区。

还有试看两千字的内容,免费的哦

*尺度较大()

*奈布是人,伊莱是枭